秋澪

潜水中二病少女

『尤季』灵鬼轶事 ‖ Chapter 3. 既视感(下)

文前碎碎念:这篇文完全是受今天首页刷屏的一个大大的激励写完的,加上(上)已经完全接近4000字了,爆字数这种不受控制的行为,我之后还是会尽量控制的o(╥﹏╥)o

﹊﹊﹊﹊﹊﹊﹊﹊﹊﹊﹊﹊﹊﹊﹊﹊﹊﹊﹊﹊﹊﹊﹊﹊﹊﹊﹊﹊﹊﹊﹊﹊﹊﹊

“可以,可以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叶姌好不容易找到插话的空隙,立马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简单来说,就是你以自己为中心圈定了一个类似于‘结界’,这个‘结界’一定程度上隔离了你与周围的联系,所以在存在‘既视感’的瞬间,会有一种超脱于空间,甚至时间的一种感受。就像你存在于一个错误的‘节点’,而这个‘节点’本来应该是属于以前,或是未来的。”意外的,尤里很耐心地向感到困惑的委托人解释了一番。

“我记得你说这是‘很普通的事情’是吧!也就是说,很快就能解决是吗?”叶姌满含欣喜地问道。

“普通来说是这样,但是你的情况稍稍有些特殊。我个人不建议你为了尽快解决而隨隨便便处理。虽说一般这种情况都会推荐将‘它’封印,但是这样做有一定的副作用,最明显的就是你对周围事物的感知力会变差。况且,你的面前已经有了最佳的解开问题的‘钥匙’,没必要去做不讨好的事。”接着,尤里偏过头挑眉看向一旁一直‘咕噜呼噜’喝着奶茶的季光虹,“你说是吗,‘小钥匙’?”

“。。。你再这样,奶茶钱就你付。嗯,我还要一个布丁。”

 

 

收起镶有紫水晶的银质怀表,尤里终于缓了一口气,看向已经陷入深度睡眠而瘫倒在扶椅里的叶姌。季光虹这时已经小心翼翼地起身站在一旁,眼神示意尤里已经可以走了。尤里有些讶异,不过还是随同他一起向门口走去。

“你倒是安心,什么都不问的就跟上来了。”稍稍压低的嗓音从身旁传来,带着点特有的柔和。

“嗯,只不过没想到你能这么快就建好‘场’,看来之前的布丁没白吃。”

“。。。我这叫存储体力。”

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店面的玻璃推门前,季光虹一手握住把手,停顿了一下,接着向尤里伸出了手。

“?”尤里瞪大了眼睛,显然,眼前发生了令他难以应付的事。

“你还有一点‘招魂师’的自知吗?你的灵魂在我的‘场’里就相当于混沌的碎片,一不小心就会迷失的,所以。。。要一直牵住我的手啊。”明明是很正当的理由,但季光虹不知为什么,看着尤里一直盯着自己的冰蓝眼眸,说着说着莫名地感觉脸有点烧。

尤里似乎理解了季光虹“突然牵手”的意图,欣然牵住了他伸出的手,示意季光虹可以继续了。

这边,季光虹看尤里没什么抗拒的牵住了他的手,心里小小地叹了口气。接着,将玻璃门用力地一推——

如同涨潮般,不知从何处涌出的水,瞬间覆盖了整个地面。这些汇集的水,如同镜面一样,上下之间划分出了两个互相颠倒的世界。季光虹和尤里,两个手牵手的少年,就踩在这镜面之上。

“这里,好像不是Z大了。”鉴于两人牵着手并行,尤里小心地侧过头向身旁的季光虹搭话。

“嗯。。。我们已经成功地进入到她的‘意识’了,所以可能这是她在读的学校。”季光虹还想再向尤里解释一番,但是一只飞过的鸽子吸引了他的注意。“跟上那只鸽子,‘意识’中产生的‘活物’会向‘意识中心’靠近。”

看着眼及之处飞翔的鸽子,洁白的羽翼,映衬着仿佛静止了的天空,尤里忽然想起了什么,似乎灵魂也随之漂浮起来,向着远方。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力的拉扯,恍惚间终于回过神来,发现,季光虹拉着自己在奔跑,紧紧牵住的手似乎能感受到温暖。

终于,白鸽停在了教学楼旁一颗树上,影匿在满树桐花之间。而在正对着这棵树的窗户之中,季光虹看到了他要找的“意识中心”——叶姌。

叶姌似乎之前一直倚靠在窗户边,看着窗外微风掠过,满树摇曳的洁白花瓣,不时还在手中拿着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整个校园弥漫着的静谧空气,在叶姌周围生动了起来。脱离于这个世界,却又是世界的中心。孤独,而又狂热。

“同学!这么好的天气,你不出来跟我们一起去玩吗?”季光虹一手张着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向楼上的叶姌喊到。

叶姌听见声音,看向在楼下向他挥手的季光虹,还有一直默默牵着他手的尤里,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出声来,朝着他们喊道:“同学!不用了,我一个人在这挺好的,就不去打扰你们了!”

“。。。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尤里看着突然间脸红的季光虹,福至心灵的来了这么一句。

不管尤里的疑问,季光虹突然对着叶姌喊道:“同学!其实今天有地震!你快从教室里出来!”

莫名其妙地预警吓到了叶姌,但她马上又镇静了下来:“同学!你是在开玩笑吧!”

话音刚落,地面突然就开始不正常的震动。女孩又慌了,着急地想要从教室赶出来。不过震动马上就停止了,这时她已经赶到了尤季两人的身边。

“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姌惊疑不定地向季光虹发问。

“你如果不信的话,刚才的震动根本不会发生,一切都是你自己的意志。”季光虹直视着叶姌的眼睛回答道。

“这不可能!”

“事实上就是这样,你一直在逃避与周围事物建立关系,只知道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中,切断了现实的时间和空间。你在现实中感受到的世界脱节般的不适,和超脱时间的孤独,不是因为世界抛弃了你,而是你自身关闭了连接的通道。”季光虹在说话的同时,悄悄地用小指挠了一下与尤里相牵的手的手心。

“当我从一数到三,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会立刻醒来。”从尤里手中“跌落”的银质怀表神奇般的瞬间吸引了叶姌的全部心神,紫色的水晶泛着神秘的光彩。“一、二、三!醒来!”尤里大声地倒数,似乎唤醒了叶姌又好似逼她陷入沉睡。在最后的“醒来!”的话音中,叶姌猛然睁大眼睛,接着整个人笔直地向后倒去——她沉入了水中。仿佛与水面之下那个颠倒的世界产生了联系一般,融入了深海。

而这边的世界陷入了崩塌,房屋、树木、地面都在摇晃。

 

 

尤里在摇晃中勉强稳住身子,拉着季光虹朝着原来的方向奔跑。“季光虹!出口在什么地方?!再不出去我们会困在这里的!”

“你相信我吗!?”

“什么?”

“把你的意识交给我。”

“。。。好!”
季光虹停了下来,接着抱住了尤里。两个少年相拥着,渐渐地被不断上涨的水面包围,在快要窒息般的压迫中,下沉,下沉。

 

 

“你可真安心,要是当时我没有把意识完全的交给你,我可就回不来了。”苏醒之后,尤里回忆起来依旧不免后怕。

“。。。其实你没必要真的完全交给我,只要向我敞开‘通道’就行了。”季光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不安分的脚尖,一朵红晕从脸颊烧到了耳尖。

。。。怎么办,尤里突然有一种自己“真心错付”的感觉。


『尤季』灵鬼轶事 ‖ Chapter 3. 既视感(上)

文前碎碎念:万万没想到,这一章居然被我拖成了“上”和“下”(希望不会有“中”),根据内容划分了一下。“下”就是尤季的主场了,原谅我背景叙事慢。。。如果想尽快看到下文的小天使们,请不要大意地在这个周末鞭策我吧!(不然我可能就拖到下周末了也说不定,等等,下周末五一假,呃,可能下下个周末?)

﹊﹊﹊﹊﹊﹊﹊﹊﹊﹊﹊﹊﹊﹊﹊﹊﹊﹊﹊﹊﹊﹊﹊﹊﹊﹊﹊﹊﹊﹊﹊﹊﹊﹊

在平淡的日常生活中,

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只剩我独自清醒,一人狂欢。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叶姌这么想着,眼中愈加脱节的世界快要失控了。

 

【求助】所谓既视感的治愈方法

#1 叶子君

也许只是我个人的牢骚和发泄,不过还是先感谢诸位能关注这个话题。事情是这样的,Lz现在是一名普通的高二学生,本来就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但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频繁地出现“既视感”这一现象(?)我稍稍查了一下,大多数人都曾经历过“既视感”,挺普遍一现象,但是,就Lz自身而言,发生地太频繁了,总有一种时间“重复”了的感觉。不知道是否可以减缓这种症状(;∀;)

#2 小山兔

沙发!

#3

卧槽(゜ロ゜),楼上拉条速度够快的呀!

#4 小山兔

嘿嘿,那当然!

#5 禾子青

哟,好久不见这么有趣的话题了(*≧▽≦)

#6

天啊,楼上惊现灵异区大佬(瑟瑟发抖.jpg)

#7

啊啊啊!禾子青学姐!我是你的迷妹啊!马上要考试了大大快给我加个buff!

#8

楼上是要大大赐予你荣耀么。。。[笑cry]

#9 正楼小天使

是只有我一个人好好地查了一下Lz所说的“既视感”问题吗。。。

#10 叶子君

摸摸楼上小天使的头。

#11 正楼小天使

“既视感”是指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也叫海马效应。既视感是真实存在,有科学解释的东西,不属于灵异事件,只是大脑的想象力里曾经有浮现过类似的场景罢了。或者说既视感来源于大脑的联想,它联想出这个画面。(科普来自度娘,顺便蹭蹭Lz摸头的手)

#12

嗯,倒是可以理解啦,但是Lz的问题好像不止这么简单啊。

#13正楼小天使

而且越有想象力的人越可能经历奇特的感受;经常在外旅行的人比长时间留在家的人更容易经历“似曾相识”;另外,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比其他人更多经历这种感觉。(也许这是因为他们在托尔斯泰或哪位文学巨匠的著作中经历过独特的感受)。

#14

难道Lz其实是学霸(⊙_⊙;)所以经常出现既视感

#15 禾子青

可以请Lz具体说说发生的有多频繁吗?

#16

哇哦,有生之年现场看灵异区大大“解惑”。

#17 叶子君

呃。。。大概每天一两次(?)(⊙⊙)

#18 禾子青

居然这么频繁啊。。。

#19

不是吧,Lz这种情况感觉已经不是我等常人可以解决的了Σ(゚д゚lll)

#20 禾子青

如果你信得过我,我想推荐一个人给你,他应该可以帮得上忙。

#21

等等!禾大要推荐的人!不会真的是什么灵媒之类的吧?(突然兴奋.jpg)

 

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学校论坛上发帖,没想到听完了自己的讲述后,还有人真切地提出了可以解决的想法。看着这个ID“禾子青”的学姐发来的私信,叶姌些许犹豫了一番后,还是点了进去。“这个周周末,本市Z大图书馆,一楼奶茶店,中午12点。”简明的信息意外地激起了她赴约的念头,“再试一次吧”女孩心想。

 

“所以这就是你私自给我。。。们揽活的理由?”季光虹有些哭笑不得的问自家日常搞事的堂姐。

“我无所谓,跟他一起就好。”一旁的尤里饶有兴趣地看着季光虹一脸“吃瘪”的表情,心里想着要不要继续捉弄一下他的新晋“搭档”。

“大不了我请你们喝奶茶嘛,委托人是我以前高中的学妹,这次的情况我想你应该会帮得上忙,你就接下嘛。”禾子青,不,应该说是季静,这么求道,“你们就当来Z大看我了行吗?”

 

一番商讨之下,见季光虹终于接下了委托,季静高高兴兴地挂断了视频通话下线了。这边,“你经常这么答应别人的委托?”

“她是我堂姐嘛。。。”

“可是你不该承受这份‘因果’。”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我不是还能分你一半嘛,我的‘搭档’~”

此时尤里第一次意识到:季光虹似乎并没有他表面上这么好捉弄。

 

“。。。情况就是这样了。”叶姌有些不安地握着装着清凉柠檬水的玻璃杯,心中暗想这次赴约是不是太草率了,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什么嘛,就是很普通的问题啊。”尤里突然的定论惊扰了女孩的心事,“不过就是你的能力稍稍强了一些罢了。”

“结界。。。不,应该已经可以算是‘场’了。”季光虹同样回应了一句。

“季,貌似这次是你的专长了?”

“哪次不是我的专长啊。”


『尤季』灵鬼轶事 ‖ chapter 2. 幻觉

文前碎碎念:得到了群里一个小天使的称赞,内心开心地已上天↖(^ω^)↗,这篇文大概是周更,我一般在星期二或者是周末更新(话说其实根本不会有人催更吧。。。)这次的主角名来自于上述那个小天使随手翻字典找到的名字。

﹊﹊﹊﹊﹊﹊﹊﹊﹊﹊﹊﹊﹊﹊﹊﹊﹊﹊﹊﹊﹊﹊﹊﹊﹊﹊﹊﹊﹊﹊﹊﹊﹊﹊

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此间和彼方。

我如同坠入了纷乱幻象中,

蒙蔽了双眼,失掉了灵魂。

 

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是季光虹从未想到的。不过就承堂姐的人情,帮忙开导了某个朋友,莫名其妙地就多了一个来势汹汹的“宿敌”,好嘛,现在“宿敌”还兼“搭档”。

“不是,堂姐,你怎么把他给带来了!”季光虹有些抓狂问道,“怎么还从俄罗斯追到中国来了?!”。

“这不是‘有缘千里来相见’嘛,话说,要不是你在俄罗斯待的那几天总是梦到他,我也不至于费这么大劲安排啊!”季静表示自己完全是为了可爱的堂弟着想。

“你确定我会梦到他,是因为‘缘分’,而不是他每天追着我比试给你弟我造成了心理阴影?”季光虹表示对此难以置信。

“诶呀,不管怎样,现在他可是通过了你老师的测试,而且还被钦点为你的搭档,凡事往好的方面想想嘛,这说不定是一次不可多得的经历呢。你难道忘了上次你被老师批作‘人生浅薄,经历不足’回家之后那副委屈的样子哦。”

“我不是没想到吗,他居然还会中文,不然我根本不会答应让他测试,本来想着语言不通他根本连测试内容都听不懂!”季光虹有些恼羞地回答。

“傻了吧,就你会俄语,别人还会中文呢。”不过,对于尤里为什么在季光虹面前并没有表明他会中文的事,季静觉得还是不要点明了,毕竟如果知道一开始就被人算计了,堂弟或许会更恼火。

而现如今面对事实,季光虹也只好选择接受这个“从天而降”的“噩梦”——尤里•普利赛提。

 

比起季光虹那边的绵羊般的反抗,尤里这边简直就是暴虐般的独裁。“我才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总之不跟那小子比试一番我是不会回去的!雅科夫,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就你这性格还不知道会给别人添多少麻烦!”电话那头同样传来貌似声嘶力竭的叫喊,“你以为没有我跟对方老师打招呼,你能这么顺利地留在那里啊?!趁现在还没搞出什么大麻烦快点给我滚回来!”

“不!”说完尤里就顺势关上了手机,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颇有些气急败坏地疵着牙。

“嘟——”。。。。。。这头的雅科夫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只能盼望自己的学生可别真捅出什么大篓子来啊。

 

“你好,我是季光虹。”

“尤里。”

“哦哦,你们好,我叫万俟,是你们的委托人。”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在这明媚秋光的下午,某家颇具格调的咖啡店,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一张小圆桌,三个互相打量的少年,所有人都在想是否应该由自己开口打破这个僵局。

“所以,你的委托是?”尤里率先提出了疑问,眼前名叫万俟的少年是经由季光虹的老师介绍过来的委托人,不知道会有什么特殊的委托。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说:“幻觉,我希望能消去幻觉。”

“你说的幻觉具体是指?”季光虹突然觉得少年的委托或许异常的棘手。

“我总觉得自己能看到鬼魂,而事实上他们不应该存在在我的眼里,不是吗?!“万俟显得有些激动。

听完少年的回答,尤里稍显兴趣地挑起眉,侧首看向季光虹,不料季光虹好像陷入了什么沉思中,忽略了他的视线。尤里也不在意,垂眸看向面前的咖啡,雪白杯中深褐色的液体倒映出自己戏谑的神情。“鬼魂吗,我是不是忘记介绍我是一名‘招魂者’了?”

“诶,不是,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万俟急忙摆手解释,“我只是希望能消除我看到的。。。‘幻象’。。。”似乎更觉底气不足,少年渐渐地沉默了。

“首先还是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幻象’吧。”尤里看向沉默的少年,从随身的工具包里拿出了一个银质的小匣子,将其放在圆桌中央。接着放空般的眼神好似擒住了少年的全部心神,尤里如同蛊惑般的说道:“透过屏障,告诉我,你眼中的讯息。”就像短暂的精神交汇,尤里接管了眼前万俟的身体,透过屏障,了解他周围的讯息。瞬息之间,一切结束了,尤里回到了自我。在外人看来,不过是尤里和万俟短时间对视了一番。此时的万俟有些惊魂不定,迷茫之中将目光游移在尤里,和一直处于沉默之中的季光虹之间。尤里俏皮地耸了耸肩,说道:“现在我确定了,你的情况我把它认为是‘天赋’,对此我无能为力。你只能期待我旁边这位了。”

“此间和彼方”季光虹终于结束了沉默,“两个世界,你究竟是怎么看待的呢?如果两个世界都是你眼中的存在,你又何必纠结,只有‘接受’和‘不接受’罢了。所见不知是真是假,他人或予信和不信,既然不想知道,他人的事于我何关。自己的生活自己选择,你又何必苦恼。因为自己的一点点不同,看上去是他人的不清,实则是自己受了蒙蔽。灵魂不灭的意义何在,阴阳何在,于你而言身处幻象,而这一切不过本就在这万千世界中吧。”稍稍停顿了下来,季光虹注意到万俟依旧一副落寞的神情,叹了口气,继续道“如果你还是决定消除,喏,就戴上这副眼镜,这是之前我从老师那里拿到的,只要你戴上它,就可以对你的能力进行封印,‘幻觉’就自然没有了。”

 

“那副眼镜真有这么神奇?”看着万俟一脸感激万分地道谢离开后,尤里有些好笑地问向季光虹。

“你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嘛,还问我。”

“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骗人。”

“这你就不懂了,他自己要有心自然就不会有‘幻象’了,眼镜其实就是一个‘提醒’,又不是真正消除了。”

“照你这么讲,说不定他也根本不信转身就把眼镜给扔了呢?”

“。。。所以说我最讨厌中二少年了!”季光虹气鼓鼓地扁了扁嘴。


『尤季』 灵鬼轶事 ‖ Chapter 1. 深渊

照例碎碎念:

写文的原因是看了阿晾的《通灵之战》(奈何阿晾大大只更了一篇。。。),受其安利影响去看了节目,以此为启发(行文故事应该与节目实质内容无关,只是借了这个梗,跟阿晾大大的设定也完全不同,不过还是暗戳戳的 @时间轴_晾干 ),大概关于两个灵能者的小故事,每章事件人物主角不同,这篇主角的名字取自《通灵之战》里我最爱的哭包女巫,我超级喜欢这个小姐姐啊!大概会写个中篇吧(⊙_⊙;)。。。)

﹊﹊﹊﹊﹊﹊﹊﹊﹊﹊﹊﹊﹊﹊﹊﹊﹊﹊﹊﹊﹊﹊﹊﹊﹊﹊﹊﹊﹊﹊﹊﹊﹊

不知从何时开始,人生仿佛处于无尽的倒带。

抑制不住的悲伤和无法呼救的恐惧,

我的心里,撕开了一个黑暗深渊。

 

“欢迎来到《通灵者在调查》,古往今来,历史上有许多著名的预言事件震惊一时。而现在,通灵者们,凭借特殊的才能不断地做出预测。这些特殊的人不仅仅帮助解开最神秘的事件,也彼此竞争。只有结果能够展示在此挑战中谁是最强者!最强通灵者之战将在现在开始!”

 

伴随着电视里画外音的导入,画面切换到一名年轻女子,她正在讲述关于自己的经历,介绍自己叫塔季扬娜。她看起来很平静,时不时地应和着工作人员打趣几句,特意打理好的深色卷发绑成了一个髻,些微的淡妆,良好的举止。塔季扬娜看上去似乎并不像是需要求助的人,不过接下来要来访的通灵者或许能猜透她的心思。

 

尤里·普利赛提,来自莫斯科的招魂者,拥有妖精般的美貌与不容小觑的实力。年仅15岁的尤里是上季《通灵之战》的冠军,在比赛中他为帮助他人其勇敢奋不顾身的一面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次调查也是应观众要求,希望能再次展示他那惊人的天赋。

 

“你看上去很好,没什么大问题。”这是尤里在见到求助者之后的第一句话,少年似乎有些疑惑,冰蓝的眼眸半垂,略有思索。“我没有看到她周围有什么特别不好的事,鬼魂。。。嗯,也没有纠缠她的鬼魂。”但某一瞬间,尤里感到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怪异,从自带的工具包里挑出了一根黑色的蜡烛,利落地划开火柴点亮。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讶异,通灵者将点亮的黑蜡烛插在烛台上,然后递给了坐在椅子上的求助者,让她双手握住。尽管求助者表现的似乎并不反感,但众人都觉得这是个不详的讯息。“漩涡,她就像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如同恶魔的细语。”在观察了一会儿后,少年给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这番骇人的结论却似乎触动了求助者塔季扬娜的心,女孩看起来对此明白了什么,紧紧地盯着尤里,好似无言地请求,希望能听到更多的解答。“抱歉,这次似乎我无能为力。”尤里接下来的话打破了女孩的希望,他似乎也倍感焦躁。“没有诅咒,没有恶灵作祟,但你仿佛身处于无尽的悲伤之中。。。你以前还想过自杀,并且实施了几次。。。没有人发现,也不知道原因。”尤里开始感到异常泄气,他看不到原因,这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原因。模糊中他看到了眼前的女孩泪流满面地嘶吼着想要解释,“没有原因,它就是这么发生了!”但现实是,女孩只是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依旧稳稳地捧着手中烛焰摇曳的黑色蜡烛。

 

此时女孩的朋友提出暂停休息一下,节目组考虑到事件陷入了僵局,便同意休息并暂停了拍摄。“静,对你的陪伴我真的很感动。”塔季扬娜说着拥抱了她最好的朋友——季静。“我听说了之后立马从中国赶来,希望没有太晚。”明明是中国人,女孩却说着一口流利的俄语。“我还带了我的堂弟一起,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希望你能跟他谈谈,也许他可以解决。”季静扶住塔季扬娜的肩膀,郑重地提出了她的建议。看着友人关切的眼神,塔季扬娜有些晃神,思索了一番,回答:“好,我相信你。”

 

季光虹觉得这次被堂姐强迫着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说不定是他今年最有意义的事,因为只一眼,他就认出了这个旅行前夜出现在他梦中的女孩。而坐在他面前的女孩面临着常人想象不到的困难,却坚强地生活着。或许他能帮助这个女孩,即便只是说一句“加油。”“你很坚强,就跟那些与癌症作斗争的病人一样,就像一个在黑暗中前行的战士。”季光虹似是钦佩地说出了他心中的感想。塔季扬娜看向季光虹,感觉少年的话直接撕开了她的伪装,她收紧身体开始颤抖,眼泪抑制不住地涌出眼眶,双手死死地交握,“我很清楚。。。我有病,为什么大家都不相信。。。我每天想着也许再撑一天吧,没有用的,它不会结束。。。就像深渊,这么多年了,我依然还在这。。。”女孩就像窒息的溺水者,试图拖住周围所有漂浮过来的依靠。

 

“你只是生病了,去看医生吧,我们一起去。”少年平静地宽慰着,“你需要采取措施,抑郁症它不会自己好。”就像终于放松了一样,女孩不顾一切的哭着,仿佛要把自己多年努力隐藏的情绪一并宣泄出来,“你说的对,它不会自己好,这么多年了,只有疼痛让我觉得自己还活。我强迫自己笑,强迫自己生活,每天就像倒带一样,从来没有好转。”“他人只是用自己的观点来解释这一切发生的原因,会认为你这样悲观只是不成熟的表现,可是这些都不重要,它就是发生了。无措、纠结、难以理解,它实实在在地影响了你,在你的心里撕开了一个无尽的深渊,也许穷极一生,我们也无法将其填平,但我们会希望能陪伴在你身边。”季光虹诚恳的劝慰似乎真切地打动了塔季扬娜,女孩抱住了一直扶住自己肩膀的好友,俯身亲昵地将头靠在季静的颈边,还依旧止不住抽泣,小声却清晰的说了一句“谢谢”。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你现在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尽管还是沉湎于悲伤之中,却有一种经过海水洗涤过后的感觉,仿佛重新回到了现在。”尤里看着有些惊讶地看着塔季扬娜,虽然塔季扬娜在休息过后即刻要求中止节目拍摄,这就意味着尤里并不需要继续为这位“善变”的求助者继续解答了,不过就尤里自己而言,这可不怎么好,有什么事情已经失去掌控了,于是就有了这次节目外的私下会谈。

“没什么,只是某个跟你一样的少年,先于你解答了我的问题罢了。”

“是谁?”

塔季扬娜示意尤里些微地转过身,伸出手指,虚指着摄影棚的门口,

“看到了吗?就是那个像小时候梦中见过的天使一样的少年。”


﹊﹊﹊﹊﹊﹊﹊﹊﹊﹊﹊﹊﹊﹊﹊﹊﹊﹊﹊﹊﹊﹊﹊﹊﹊﹊﹊﹊﹊﹊﹊﹊﹊

 @杳杳🐇    @Sketch 啊,这是群里两个陪我一起活跃的小天使啊!


自我厌弃中。。。

一定要逼自己了,不管怎样,要用习惯和程序来规范自己每天的生活了。写文的事也要记入日程安排,愈发感觉自己出产粮的热情日益消退,大大们好像也都匿了(本来冷CP人就不多。。。)不过还好还有小伙伴一直跟我呆在同一个坑里,不然真的不会再发文了。。。其实我就是个洁癖还喜欢冷CP的吃粮群众啊∏_∏。。。

【尤季】吃我一记暴风(献)梗!

照例碎碎念:女生节的愿望就是能吃到尤季粮(;∀;)

记梗(也不知道会不会写)

献梗(抱紧大大们的大腿)

﹊﹊﹊﹊﹊﹊﹊﹊﹊﹊﹊﹊﹊﹊﹊﹊﹊﹊﹊﹊﹊﹊﹊﹊﹊﹊﹊﹊﹊﹊﹊﹊﹊﹊﹊

☆1.你的名字

尤里的名字应该是典型的俄罗斯风格吧(´∀`),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意义(?)

小季的名字名字可以联系上“瑶光之星,贯月如虹”(不记得是哪个大大说的了。。。)

大概是两个少年吐槽对方的名字(?),尤里的全名难写,小季的名字中二。

 

☆2.一首小诗

来自某人偶尔爆发的文艺心。。。虽然不知道写不写的出(;_;)

(呼唤:让我们一起来为这对cp写诗啊!)

 

☆3.费用

这个题目能写异地梗啊,两人跨越国际来相见什么的(快够)。可以从车票、机票、酒店住宿收据、餐饮收据等等原始凭证来回忆异地的爱恋。(来自大二会计狗对费用的特殊感情)

 

☆4.眼中有你

这个题目完全来自于这张图。。。可以写两个人互损啊,还能写我心心念念的腹黑小季。等等,我可以写(?)他们斗图啊(这样就可以凑字数了)



 

☆5.理想型

这个梗的来由是因为今天学校的女生节,我们学校是理工学校,然而并没有像别的学校那样给女生过节——因为,我们学校多基佬啊!(想起上回搬宿舍都是女生们自己搬行李,然而有一个学长开着方程式赛车帮另一个学长拖行李^_^#)。所以想写尤季两人一起接受采访,被问到理想型(女生)的标准,结果把记者怼到怀疑人生。


﹊﹊﹊﹊﹊﹊﹊﹊﹊﹊﹊﹊﹊﹊﹊﹊﹊﹊﹊﹊﹊﹊﹊﹊﹊﹊﹊﹊﹊﹊﹊﹊﹊﹊﹊

不是说今天也是女神节吗,我只想说:在我心中,所有在不ooc的前提下还能写长篇的太太都是我女神!o(>_<)o ~~





啊啊啊啊啊!历时六年你们终于在一起啦!新婚快乐!百年好合!霍琊和游浩贤你们都要好好的!

【尤季】你是我的梦

↖(^ω^)↗文前惯例般的碎碎念:完全是突发奇想的产物,因为我的初心cp官方确定在一起了!!!!啊啊啊啊啊!霍琊和游浩贤祝你们百年好合啊!终于结婚入洞房了!所以,现在尤季大旗抗起来呀!(文梗来自《天行轶事》最新一话霍游cp的表白,还有歌曲《我的梦》)

﹊﹊﹊﹊﹊﹊﹊﹊﹊﹊﹊﹊﹊﹊﹊﹊﹊﹊﹊﹊﹊﹊﹊﹊﹊﹊﹊﹊﹊﹊﹊﹊﹊﹊

走到今天,季光虹已经想不起当时为什么会一腔热血地学习花滑了,“或许是因为想小小地耍下酷吧”,他总是这么羞涩般微笑着回答。

 

季光虹有时候会想,如果没有成为花滑运动员,他的人生会是怎样。“能成为明星也说不定啊”,十分自信地预想着。

 

“会成为与现在截然不同的自己”的这种想法在季光虹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直到尤里说:“绝对不可能!”才有了新的认识。

 

“为什么不可能?”季光虹红着脸有些气鼓鼓问到,“嗯。。。我也说不清楚,大概就是一种感觉,你就是你,就算身份职业不同了,也是会成为很优秀的人。”尤里轻巧地偏着头,一只手轻轻地捏着季光虹的脸颊,一边回答不自知地回答着甜美的情话。

 

对于尤里来说,季光虹的身上有一种“憧憬”的力量。他好像总是在憧憬着某人,毫不顾忌地说着赞美的话,希望能如同某人,自己可以变得更加优秀。尤里自己很少表达过对他人的赞美,他总是别扭地说:是的,他∕她是很强,但是我可以超越!如同小老虎般骄傲地宣告世人。所以季光虹是特别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尤里憧憬着季光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季光虹最初总是没有已经和尤里交往的实感,如同做梦一般,却又和现实没有什么差别。于是总是回想关于尤里的各种事情,最后又感叹,跟梦一样。尤里就像在梦境中出现的精灵,连同其耀眼的光辉降临在众多花滑粉丝的心中。令人憧憬,如痴如狂。这么一想,季光虹又特别庆幸成为花滑运动员,遇见了,他的梦。

 

恋人之间的相处总归是要特别一点的,共处一室时总是迁就着对方,恨不得满足他所有的愿望,相隔千里时又处处约束着对方,提醒他要好好地照顾自己。互相包容,心生怜惜。希望对方好,也希望自己好。季光虹曾经想过,也许可能某回比赛他跟尤里同分一起夺冠,那该是什么场景。只觉得如果真是那样,尤里大概会死命地勾住他的肩膀然后朝闪光灯嚣张地笑。也许这种奇迹般的场面直到运动生涯结束都不会实现,但季光虹突然莫名地想要加倍努力地训练。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同的,虽然否决了季光虹对“不同的自己”的设想,但尤里觉得季光虹就是他人生的转折。从前他一心想变强,是为了自己,但现在想变得更强,是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尤里似乎有些理解了维克托关于“life&love”的一番说辞,一直的追逐与超越是需要动力的,而永恒的动力便是“love”。

 

“我为你好,为的是你眼中的我,

我想你好,想的是我眼中的你”

 

“遇见你,让我成为了更好的人”

 

“因为,你是我的梦”




【尤季】你所不知道的有关等待的事

(;∀;)文前的自言自语:我果然是罪人(跪),这篇的存稿终于在昨天被我翻出来了。。。估计是年前候车的产物。。。我连今年的生日都过了才想起更新(´;ω;`)

———————————————————————————————

“等待”是一件生活中时时刻刻都会遇到的事。

特别在中国现今这个特殊的时期,所有在外求学、工作、生活的人们,在春节来临之际,都要经历候车室里漫长的等候。

到达车站,取票,过安检,等。

在上车之前就是漫长的等待。

季光虹今年不出所料地赶上了“春运”,坐在了候车大厅里。

如果有随行的同伴,等待的时间倒还不是那么无聊。问题是――形单影只+流量超支+无Wi-Fi,这种局面真是让人完败啊,连充个话费都做不到。

这个时候只能发呆了。

季光虹突然想起原先跟某个不知名的网友一起讨论过有关“时间”的话题,网友说她认为时间只是一种相对感受,在不同情况下,感受到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真是特别可爱的言论啊,季光虹当时是这么想的,时间从来都是独立存在的,既不会快也不会慢,便不要提什么时间的流速了。“那就当我说的是‘等待中的时间吧’,这样就与你我有联系了。”,想起当时网友的回答,季光虹忍不住又一次笑了。

确实,等待的时候总是感觉抓不住时间,每天等待训练的时候,每回等待比赛的时候,每次等待结果的时候,还有,等待“爱”的时候。

季光虹想起尤里每回与自己见面都可称得上“赶”这个字,赶着来,赶着走,赶着做些什么,赶着表达“爱”。之后就是等待,就像候鸟一般,等待着下一次起飞。

可能会有人说,这种“等待”是既煎熬又幸福的。季光虹却觉得,这只是一种习惯,他早已习惯了等待。如同每天寻常的“等待”一般,遭遇不期而至的惊喜。

有人说:“假如幸福是蝴蝶,你越是追赶它,它便会离你远去,停下来,它可能会停在你的肩头。”可若是这样,幸福岂不是不可追赶的了?于是又有人说:“幸福就是在衣服口袋中不小心翻出来的一颗硬糖,等待你发现。”是说要抓住身边的幸福吗?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但又感觉差了点什么。

不论怎样,其实大家都在追赶幸福。

季光虹和其他人一样,也在默默地追赶着幸福,以自己的方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物体始终处于运动状态,又何来的“等待”。

在大家眼里,季光虹从来不是一个消极的人,总是积极地去面对未来,比赛失利的时候也只是删除sns,然后全力投入到之后的训练中。季光虹自己也想过,为什么能总是这么积极地去面对一切,最后想到,大抵是不曾失去热爱吧。

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热爱。

花滑也好,与尤里交往也好,这都是自己热爱的人与事,所以才能积极地去面对所有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即便是现在等待,也相信未来美好。

季光虹现在正坐在人群川流不息的候车室里,带着满满的行李,等待回家的车,他此时想到,“这已经算是在新的一年里了吧。”

———————————————————————————————千言万语一句话,一定是因为过年去乡下没有wi-fi的原因!(正直的拖文借口)

最后想起关注的一位太太的话:说什么都不如高产。

我只想说:其实我只是一个暗搓搓张嘴吃粮的无志向群众。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小季的姐姐粉!


你一定想不到,这是我以前每天晚自习回家要经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