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澪

潜水中二病少女

关于灵鬼轶事的更新。。。

又到了要更文的时候了。。。
然而我现在不知道给这章的主角取什么名字╮(╯_╰)╭
这。。。
所以,现在征集角色名,本章主角为一对双胞胎,男女现在不定(但是两人性别是相同的,龙凤胎什么的不要想了)
中文名,四字以内
跪求给我这个取名废一点灵感∏_∏

灵鬼轶事 ‖ Chapter 6. 创世

神说要有光,

便有了光。

难道创世不是因为孤独?

 

季光虹和尤里没有想到会遇到如此盛景。

漫天星河与无尽水面相衬,不时有流星从黑丝绒般的天边划过,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坠入水面,从水底激起随波浮起的词句透露出梦境主人的意识。如同置身于异次元的巨大星盘中,茫茫无际,浩浩汤汤,无数的意识从这里升起,转瞬又消亡于世。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梦境了,她实现了‘创世’。”季光虹有些凝重地说道,“我不确定是否可以解决她的问题,如果出现异常我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这个委托,我希望你能做好准备。”

“我相信你。”尤里看着身侧的季光虹,说着交握的手又握紧了一些。

 

这次名叫悠然的女生提交了特殊委托,希望能找到丢失的一段记忆。“准确的说,是想知道那个时候我会哭成那样的原因。感觉就像把所有眼泪都哭出来一样,我记得好像还把我妈给吓到了,可她问我为什么哭,我却不记得原因了。”

“是不是你被什么吓到了?毕竟你们家族是以感知力强著称,从某方面你还算是我师姐呢。”季光虹对于悠然的委托提出疑问。

“不,我感觉不像,而且就我个人而言,是在那次事件之后我的感知才变强的,嗯,应该说是才开始超过常人水准。”

“你认为那次‘哭泣’是你开启能力的‘契机’,对吗?所以你才想了解原因。”尤里对这次委托给出了自己的理解。

“对,这实在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本不应该忘记的,即使那时候我年纪还很小。更重要的理由是,遗忘可能会造成本心的迷失,对于我来说,这段记忆堪比生辰八字一样重要了,我必须把它找回来。”悠然似乎下了一番决心,“失败也没有关系,希望你能尝试一下。”

 

尤里觉得自己已经跟季光虹走了许久,仿佛朝着一个无尽的终点前进。不知道身处何方,不知道何时出现希望。一个人的梦境若是如此,未免也太过孤寂。在这里,没有任何关于现实生活的影子,只是一片汪洋水域。

“若是以前,你该不会一个人来解决这委托吧?”尤里仿佛可以看到在幻境中,季光虹孤身一人的影子,周身却没有对未知的恐惧。这是他的领域,这是他的天命。

“不知道,也许还是会拜托别人和我一起吧,这样安心一点。虽然就这个委托的危险性而言,有点对不起人家。”季光虹装作有些犹豫的样子,而与尤里交握的手又不自觉地紧了几分。

 

越往前走,就越接近光明。

终于,在穿越一片绚烂的极光之后,到达了幻境的中心。他们见到了悠然,独自一人,抱膝蜷缩在一角,泫然若泣。

她似乎看不到尤季二人,对于他们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仿佛一株独自生活在世界尽头的花,却连自怜自艾都做不到。叹息,惆怅,悲伤,懊悔。

就像封闭了感官。

就像隔绝于世界。

 

“三重,她居然形成了三重结界。”季光虹的语气有些凝重,面对悠然的梦境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失败也没有关系,希望你能尝试一下。”

想起悠然之前的嘱咐,她怕是早就预料到这样的情形了,只是还不愿妥协罢了。

怎么办?要强行突破吗?季光虹有些犹豫。若是自己一人尚可放手一搏,可现在还有尤里,是否真的值得去冒这个险呢,一切都不好说。现在的他还没有资格为尤里决定这些。

“怕不是自作多情。”季光虹喃喃道,有些失神的样子。

而一旁的尤里却愈发沉静起来,默默牵着季光虹的手,一副全然信赖的样子。

 

而此时却突发异变,悠然像是察觉到了外人的存在,将目光转向了二人,在看到两人交握的双手时,目光有一丝闪避,随即又抱膝将脸埋入了臂弯。

有转机!

幻境开始晃动,以悠然为重心像是形成了一个气旋,将所有琐碎的意识都吸入吞没。

巨变之下,季光虹在意识未模糊前想了很多,自己莫不是被坑了才被推荐的这个委托吧,不知道会不会连累尤里,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意外,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不知道自己究竟能解决到什么程度。

“解命可比解梦难多了啊。”季光虹莫名地想叹气。

 

“从一开始就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合群。

看起来比别人总是要慢半拍,就算跟着人群前行,自己还是会落单,或是早就在推搡中跌倒弄得一身狼狈。

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运气好吧。大家谁也没发现,谁也没注意,我躲在众人的狂欢中,一直孤单地前行。

但某一天,我终于迟钝地察觉到了转变,所有人似乎都注意到了我,而我就像变成了布偶猫,被无心的他人揪着尾巴,想要试探我能忍受疼痛,忍受无助的底线。

我开始装作毫无察觉,一切都只是“无心之失”,等到善意与恶意,事实与流言,是非过错全都消散,等到——

我终于哭了。”

 

我一度以为我等不到了。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哭泣,仿佛整个人沉浸在水里,水流不断地推着我向前,思绪离我越来越远,就好像溺死其中。

一开始就应该一个人的。

与他人的联系什么的根本不需要。

若非如此,哪有互相伤害。”

 

就此一切又开始转变,就像水滴一般,骤然汇入了人海。

 

“你又何必纠结,不管你转变前后的性格相差多大,你依旧是你。”一声话语突然闯进了我的意识,“你是谁?!”我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人与人都有不同的个性,本质相同性格却可以有许多。我们都在不断前行中,在与他人的相处中转变。你说自己‘生性薄凉’感到厌弃,不断痛苦地否定自己,又是否曾经试过坦率地接纳自己呢?”

“我这样自我厌弃又自以为是,慢热迟钝又不知悔改,实际上不合群却希望能跟随他人,这样的自己真的能坦率接受吗?”一直干涸的思想似乎又转了起来,梗咽的声音从喉咙发出。

“你已经开始相信他人了,不是吗?接着就该相信你自己了,你的封印只能由你自己打开。”

 

没有人可以做到真正的“独行”,不是因为不够强大,而是因为孤独的悲伤。

我似乎能做的,只有接受自己,继续追寻着前方的路,不论是有心亦或是无意,伪装或者接纳,在那次的哭泣之后,其实早已汇入了人海,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固执罢了。

 

一切早就尘埃落定。

 

“早安啊!你终于醒了。”


灵鬼轶事Chapter 6预告自白

  感觉自己最近状态超级差,天天听葬歌缓解情绪,又轻微厌食,头昏脑胀的,凌晨才睡着,早上5点钟就醒了。
  最近又开始更文了,一些情节是源自于我以前的经历,比较不好的经历,整个人越写越灰暗,写了改,改了又写,停不下来。我都希望有转机,我都希望最后是个好结局,但是每回都突兀的准备挽回走向,让我觉得自己写的一切都异常苍白。
  可能是我太紧张了,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紧张的。没有考试,没有新的挑战,每天就是普通的日常,连吃的东西都没有任何新意。
  我想,应该是我太孤独了。
  这一章的主角“悠然”其实就是我自己,看似可以强大到孑然一身,实际却是害怕任何分离。时刻漠然地准备离开,心底里却期盼有人能拉住她。
没有人可以做到真正的“独行”,不是因为不够强大,而是因为孤独的悲伤。

在此先感谢还在期待续章的各位。
让你们久等了,预定这周末发文,大概会在凌晨,到时候可以道声:早安了!(笑)

尤季(小短篇)

话说我断更太久都不记得主线内容了。。。(跪下谢罪),突发奇想觉得先写一下短篇练练手感(话说我还有手感这种东西啊,写文思路?不存在的),自我感觉还是适合白话小甜文,虽然总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搞笑意识流了。。。(原谅这个从没谈过恋爱的搞笑中二病单身写手吧XD)

☆私设尤里有虎牙

☆晚安吻有“祝好梦”和“爱你”的意思

﹊﹊﹊﹊﹊﹊﹊﹊﹊﹊﹊﹊﹊﹊﹊﹊﹊﹊﹊﹊﹊﹊﹊﹊﹊﹊﹊﹊﹊﹊﹊﹊﹊

今年夏天特别热,简直热到爆炸。

季光虹每天早上都是一身大汗的骑自行车去冰场训练,下午又顶着“余热未散”的大太阳回家。日常时不时地就发动态吐槽高温天气,或是Po上冰场训练的照片来“羡煞旁人”。而这一冷一热的气温变化,加上季光虹近期又十分地贪凉,结果自然是——热感冒。然而这还不算,18岁的季光虹,碰上了人生中的一道异常疼痛的坎——长智齿。

“虎牙没长,长了一颗智齿,这算什么事嘛!”季光虹有些气愤地想,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不顾被母上大人回来训话的风险,有一下没一下地刷着手机。突然“特别关注”推送了一条新消息,顺手点开就是一张自拍照——叮!你收到了来自尤里•普利赛提虎牙的一万点暴击!

看着照片里尤里左手比V,嚣张的笑容和露出的可爱虎牙,季光虹默默地揉了一下因为牙痛肿起来的左侧脸颊,心里小小地叹了口气。

“!”手机屏幕上突然亮起了通话界面,这让刚刚还昏昏欲睡刷着手机的季光虹吓得“垂死病中惊坐起”。“肯定是老妈打电话来‘查房’了,不行,要等手机响一会儿再接,不然又要被她说自己肯定一直在玩手机。”脑内预想完毕,季光虹觉得:自己真是机智。

“你背着我在干嘛?!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正处热恋期•••极爱吃醋•傲娇小老虎•尤里,委屈巴巴地表示: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猫)人了。

季光虹:可爱,想。。。不行,要完。(´;ω;`)

噼里啪啦一顿解释之后。

尤里:你长智齿啦?痛吗?感冒要穿多一点,记得吃药。

季光虹:嗯,没事,我想跟你多说一会儿(媳妇对我真好)

电话那头的尤里意外地沉默了一会儿,季光虹此时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两人都陷入了静默之中。

“我想见你。”尤里突然有些迷茫,他觉得自己现在并不能为季光虹做什么,无法照顾他,无法安慰他,无法,拥抱他。

我的思念飞越重洋,是否还能温暖你?

电话那边的季光虹听了尤里的话却吃吃地笑了起来,“视频聊天呗,不过我现在样子可不好看啊,不准笑!”

视频接通后,看着明显憔悴了的季光虹,尤里一下想了很多,无数的思绪像火花般从脑中闪现,却无法言说。

不知从何说起,我对你的爱。

这边季光虹靠在床头的抱枕上,抑制不住地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偏头蹭了蹭枕头,像猫一样。“再不说话,我可就犯困了,你难道是想看我睡觉?”

屏幕里,温润的少年靠在床头,小小地缩成一团,因为犯困眼角露出些微的水光,好似撒娇般询问着屏幕这边恋人的心迹。

“或者,我把手机放在枕边,这样就好像你陪在我身边一样,躺在床上聊天?”季光虹突然俏皮地话头一转,“虽然我更想现在就跑去俄罗斯,和你真正地靠在一块儿聊天。”

我年少的恋人啊,我怎会不知道你的心意。

“最后再附上一个晚安吻。”

尤里说出口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上显出一丝慌张与羞涩,吞吞吐吐地解释道:“这是‘祝好梦’的意思。”

季光虹微笑着看着尤里慌乱地解释完,才说:“嗯,我也爱你。”

听完之后,尤里耳朵都红了。


世乒结束的一些感想吧

世乒结束了,想想还是发个长评吧:
小时候因为家庭影响,还是挺喜欢看体育比赛的。那时候看看乒乓球也不怎么记人,就觉得:哇!好厉害⊙▽⊙,反倒是去年奥运热,刷了一波粉。马龙,张继科是很棒,我也很喜欢。但真正说自己是运动员粉丝的时候,我会说我粉的许昕。
我记得我7岁学打乒乓球的时候,就是学的直板。明明我手还很小,其实横拍更好握。学的时候我就一个感觉,直拍打得总感觉手抽筋。
所以当时无意翻到许昕之前的比赛剪辑,真的就一个词:惊为天人。按现在流行的来说就是:卧槽(#゚Д゚)还有这种操作?!然后就是:原来网球王子是真的。真的有人可以打出那种曲度的球。
乒乓球艺术家,有人这么夸。
也许很多人都赢过他,但对于我来说,他打球的艺术性、观赏性,在我心里是第一位。
国服第一盲打,有人这么调侃。
400多度近视,打球还不戴眼镜。永远浪得飞起,乒乓球打得跟羽毛球一样。
国乒万金油,有人这么唏嘘道。
其实可以这么说:他会是永远的双打冠军。他能跟所有人搭档,不论男女。
男乒最后的直拍,特别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
规则改了那么多遍,球改了那么多次。现在直拍的技术出路可能都被堵死了,很明显看得出许昕之前的比赛风格和现在的有所不同,只能靠自己技术满点来继续前进了。
最后说一句,果然我还是很喜欢许昕,期待2020。

『尤季』灵鬼轶事 ‖ chapter 5. 逆反

碎碎念:啊啊啊啊啊!真的十分抱歉,虽然说拖稿的事情在之前的说明里面已经解释了,但还是感到十分对不起(╥_╥),可能之后的实验周还会拖更,感觉结局离我还好远啊。。。。还在追文的各位还请原谅!

﹊﹊﹊﹊﹊﹊﹊﹊﹊﹊﹊﹊﹊﹊﹊﹊﹊﹊﹊﹊﹊﹊﹊﹊﹊﹊﹊﹊﹊﹊﹊﹊﹊﹊﹊﹊﹊﹊﹊﹊﹊

是否所有人都幻想过,

按下这个“按钮”——

到底会发生什么?

 

 

“嗯,对你的第一印象就是任性,还有,叛逆。”季光虹缩在沙发里的一角,手里拿着尤里从楼下奶茶店买来的冰镇柠檬水,一边将眼睛从精彩的电视节目上移开,一边看向心血来潮向他提问的尤里。

尤里对季光虹的回答不可置否,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爽。“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这算不上叛逆。况且这不是什么坏事,事实证明,我的一些决定很明智。”

“嗯,其实我有段时期也很‘叛逆’。至于说你任性,只不过是因为可以感受到你周围的人对于你的爱,只有被爱着,才可以任性。”

“你‘叛逆’过?我以为你是从小到大一直乖宝宝的那种人。”尤里对季光虹所说的感到有些惊讶。

“不用这么惊讶,与其说是叛逆不如说是中二。当时还想过去纹什么一个纹身,简直‘炫酷’啊,时间久了就忘了,幸好没付诸行动。”季光虹吸了一口柠檬水含糊的提了一句。“怎么?看你是想评论一番?”

“嗯。。。我其实是在想你原来打算纹在哪里。。。”尤里看着季光虹裸露出来的白皙脖颈,目光稍稍游移了一下,“还有,你想纹什么图案。”

“想知道?”季光虹缩在沙发里,晃了晃手里装着柠檬水的塑料杯,俏皮地歪了下头,“等价交换啊,要求不高,允许我进入你的梦一次就行。”

“好。”尤里回答地不假思索。

“。。。哦。”季光虹突然觉得很泄气,没想到尤里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没有丝毫顾虑的回答让自己特别没有成就感。“你这么快就答应了,该不会是经常梦见我吧?”

“。。。。。。”

季光虹看着尤里突然沉默,转而盯着自己,浅色的眼瞳里明晃晃的自己的倒影,不由得心里一紧,“我,我开玩笑的,你。。。”

“嗯,是。”

季光虹OS:(゜ロ゜)。。。大佬你是回答的哪一句啊!?

 

 

默默地摸摸自己的小心脏,季光虹稍微缓过神来了一些,结果抬眼一看:不是吧,你这个时候脸红个什么啊大佬,撩了就不要怂啊!诶,不对不对,所以说他是撩了我?诶,不对不对,也就是他承认了他经常梦到我,诶,不对不对,现在这个走向不对,不行,心态崩了。

“应该是受了你气场的影响,所以感知力都有些向你集中。”尤里为自己的反常找到了缘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会控制一些的。”

季光虹觉得这个说法很有道理,假如季光虹不知道自己本身的体质其实存在感极低的话,他应该会相信尤里,但是现在,嗯,一定是尤里他的感知力特别强。

 

 

“我们还是回到开始的话题吧,关于当时想纹的图案,嗯。。。我记得设想了好几个,最后确定了‘莲花’,那种盛开的莲花图案。”

“纹在脖子上?”

“咳,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脖子的部位属于隐秘又暴露的部位,按你的性格,肯定既想显露出来又不想被人深入探知。”尤里说着,伸手探到了季光虹脖颈的一侧,用手背摩挲着脖颈上的一小块肌肤,好像感受到了皮肤下,血液里,不断传来的心脏的鼓动。“就在这里的位置,应该会很好看。”

“被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好想去纹一个啊,是不是太随便了啊?”季光虹感受着脖颈处不属于自己的体温,细微的动作弄得自己有些心痒,突然不太想动,就打算让尤里一直摩挲到他自己想停止为止。

原本以为尤里很快就会停止,没想到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尤里是停下了,却提出让季光虹将头枕在自己腿上,好让尤里继续摸。

“就像上次在旅馆里,类似头部按摩一样。不行吗?”

在季光虹眼里,尤里用湿漉漉小狗一眼的眼神看着自己,于是迷迷糊糊地就答应了,放下已经喝得差不多的柠檬水,侧身将头枕到了坐在身旁的尤里特意伸直放平的大腿上。

尤里又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一只手半护着季光虹,另一只手开始顺毛。一下一下的好似带着什么奇妙的节奏,感受着手中柔顺的发丝。

“其实那个时候也发生过很不可思议的事,”季光虹突然开口说道,“莫名会想做某些违反常识且对自己毫无好处的事情,比如我特别想按一次消防报警按钮。很奇怪对吧,没有火灾就去按的话会被警察叔叔教育的。但我真的特别想做一次。”

“你是不是还想拉电闸或是扯消防栓之类的?”

“嗯,就好像,按下去就会有什么不同,又或是,这个动作的本身对我而言就是一种诱惑。每次去百货超市的时候,都会注意到墙上那个小小盒子里的红色按钮,就好像不自觉地被吸引。”

“逆反心理,或者是你自身的分歧意识,给自己留的后路。”尤里不以为然地说。

“好像很有道理啊,潜意识里自己给自己留的后路是吗?”季光虹伸出手捉住了一直顺毛的手,勾住了小指,侧头看向视线上方的尤里。

“确实是很怪异的想法,但简单归纳就是你想知道‘做了会怎样?’,因为你已经知道了‘不做会怎样’,而这就是退路。所有人都想过‘假如’,也都知道没有‘假如’,所以他们没有退路,而你在潜意识里对常识的‘逆反’就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制造退路,因为不会有人想‘假如按了会怎样’。”尤里低头看向侧身枕在自己腿上的季光虹,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残酷了,季光虹应该自己也清楚,由外界得来的回答可能让他伤心。

“季光虹,如果说了不该说的话,我向你道歉。”

。。。。。。

“季光虹?”尤里小心翼翼的探头去看季光虹的正脸。

看着季光虹安逸的睡颜,尤里终于放下心来,确定自己并没有给友人造成心理伤害,同时意识到了一件事:

原来自己其实话痨到可以达到催眠的效果了。

悲伤。

 

《灵鬼轶事》拖更说明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被账套弄疯啦!
什么都不要说了,什么时候弄完了,呵呵
最后:
(土下座)拖更真是十分抱歉!
(所有的小红心我都会记在心上的Q_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