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澪

潜水中二病少女(或者婶)
宅龄长,所站cp极多,洁癖,人怂话多,猫控

这难道是中枪了吗?????⊙_⊙还有这种操作?不会吧,这内容这么正能量,怎么,嗯?

《此间少年》『绡铃』

(第八话)

越是临近寒冬,内心却越是火热。

仿佛是一下就变了天,转眼由萧瑟秋风入了冷冬,原本应该八月飘香的桂花,不得已暴露在了寒风中,星星点点的缩在墨绿的枝丫中。
金铃不由得叹气,山林虽随着这寒风变了另一番景色,也着实美丽,但,随着气温的降低,山上的生活也越发难过起来。
光添置各种过冬的什物就够头疼的了,修炼的环境也似乎变得恶劣起来,室外活动的时间也缩短了,最关键的是:不能撸猫了。
金铃原本想偷偷地藏在古墓里养,但奈何实在下不了手给猫绝育,所以一直抵着可以随时撸猫的诱惑,严格地遵守着“卫生准则”。

其实金铃这番小心思早就暴露了。
冰绡对此其实十分理解,但奈何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于是金铃的“养猫大计”也就无期限的耽搁下来了。
总得补偿一下吧,冰绡心想。
于是,趁着这回天气还算是“秋高气爽”,带着金铃稍微外出走远了点,让他散散心。

说是走远了点,也还是在这终南山上,不过此处却是比古墓开阔了许多,让人心情舒畅。
金铃歪头看向许是特意计划远足的冰绡,甜甜地笑了,“托师兄的福,此处确实好生趣味。”
冰绡看到金铃如此反应,也就放心下来,微笑着回答:“那就慢慢游览吧。”
两人便牵着手,漫游在这无边美景之中。

不多时,天色暗了下来。冰绡估计了一下时辰,觉得是时候回去了。金铃却仍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拉住冰绡的手一直往前,闭口不谈回去的事。
冰绡有些犯难了,金铃似乎很开心,就这么提起回去的事,实在扫兴。现在冰绡心里不由得想要纵容金铃难得的任性,也就跟着金铃的引导继续走着。

不消时,金铃却自己停了下来。
冰绡有些诧异,忙问“怎么了?”想着金铃该不是累了。
金铃却摇了摇头,说道:“有些冷。”说完又些微握紧了两人相牵的手。
冰绡突然感觉内心涌过一股暖流,周身的寒冷抵不过金铃手心的温热。
“若是这样,那便回去吧。”说完,牵着金铃的手转头寻觅回去的路,像是生怕冻着金铃。

“师兄,我还是冷。”金铃回到古墓之后,像是猫咪贪恋温暖般依旧不肯分离。
“最近降温太快,你怕是还未来的及更换寝具,不如今晚我俩抵足而眠,也好过挨冻。”冰绡有些难为情地提议道,脸颊也是难得地显出了一丝绯红。

事后,感觉自己好像才是成功地在这古墓里养了一只猫,冰绡无奈的想。
不过这只“猫”可谓是十分可爱了。

我现在很迷茫啊。。。。

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发现了-_-
我这周都快过去了。。。还没有更新《此间》。。。以前一周起码有一篇的(躺)
不知道最近是怎么回事,想不到梗╮(╯_╰)╭,我现在好迷茫啊。。。
所以,有小伙伴提供梗吗?点梗时间到今天下午5点为止,不然没有人点的话我真的赶不上更新了。。。。到时候自己可能也许会写一篇超级意识流的更新也说不定=_=

灵鬼轶事‖chapter.9爱恋〖尤季〗

Chapter 9 爱恋

那该是怎样一种心情?

瞬息之间,

并存地狱天堂。


“恋人之间的相处应当是怎样的?”这种事情没有定论。

季光虹和尤里成为了恋人,季静乍一听,只觉得“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但实际上她又觉得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东西。

总该会有什么改变吧,她想。


从很久之前,季静就曾预想过,自家堂弟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当然是属于那种很无聊的设想。

毕竟她这一代几乎都是独生子女,堂兄弟什么的,已经可以看作亲弟弟了。不得不关心一下。

结果,什么结论也没得出。嗯。。。不应该啊,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怎么什么苗头都没看出来呢?季静觉得,或许是季光虹还没“开窍”。

总之,还是顺其自然。


而当知道,尤里为了季光虹特地追到中国来的时候,季静想:这也太胡闹了!还有,完了,自家堂弟保不住了。

她再了解不过了,“君子之交淡如水”信条如是的季光虹,其实最不会拒绝他人了。一旦有人能成功地以强硬的姿态,闯入他的视野。估计,会沦陷。

只希望,不要受伤就好。


现在这种结果,已然是最好的了。

但季静仍有些可惜,若是尤里是女生就好了。不过她也没纠结多久就是了。只是一个小小的遗憾罢了,算不得什么错处。家里人估计知道了,也都会这么想吧,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面对就是了,彼此都是。


现在就她而言,季静更想关注那些她隐约察觉到的“深层次的东西”。

是什么呢?她有些估摸不准。

尤里与季光虹的相处看似与之前并无太大不同。

也许是自己搞错了?


所以说,“爱恋”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

若是只论“陪伴”的话,估计一半以上的“恋爱”关系都不复存在了吧,因为并不需要在此基础上发展更深的关系。就此而言,性别或是相处形态也无关紧要了。只是需要某人与自己一同前进一段人生“旅程”罢了。

“与人相伴”的感觉确实很棒,但肯定不是“爱恋”。

季静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重点。


“所以,你们怎么能确定自己真的抱有‘爱恋’的感情呢?”季静直白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为什么你会纠结这种事情?”尤里十分不解地皱眉,面对着茶几另一边“正襟危坐”的小姨子,突然感受到了危机。

“怎么?不能回答吗?”季静发起了“瞬间攻击”。

“姐,你这样就好像在问‘你到底喜欢对方哪一点’一样。”季光虹有些哭笑不得。

“诶,是这样吗?我都没察觉到。”季静没想到自己其实只是钻入了一个最常见的牛角尖。

这种事情,没有定论的。

就好比:你为什么不相信,季光虹和尤里是天生一对呢?


或许所有恋人都在琢磨这个问题,但没有人会纠结。季静开始否定自己原先的观点。

但新的观点似乎又难以建立。

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在冬天满心期待地从自动贩卖机购买了喜欢吃的黑糖桂圆粥,结果取出来之后才发现,贩卖机居然是冷藏保存的,却又无法舍弃,吃完之后满身冰凉的感觉。

思索似乎解决不了问题。


经季光虹建议,季静决定采取观察方式。

日常生活的小小举动总能体现出来的,所谓真正的“爱恋”。

然而观察了一番下来,季静只觉得:尽管很萌,但摸着良心,我举起了手中的火把。

意料之中,事情毫无进展。

但是,季静突然有一种“想要谈恋爱”的强烈愿望。

“致,我远方的恋人——”

她决定写一封信,即使她现在未曾有过恋人,但她预想这会是一封美好的信。

而当真正落笔的那一刻,原来,即使没有恋人也可以拥有“爱恋”。季静突然觉得自己可以感动到流泪。


她决定再去问一次,这次要好好地带着祝福心愿。


“想好了吗?”季静这次微笑着看着另一边牵着手的恋人们,轻松询问道。

“姐姐想好了吗?”季光虹也微笑着反问道。

季静觉得自己作为姐姐实在有些丢脸,害羞到脸红,却不想坦率地承认,但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回答:“嗯,想好了。”

看着季光虹瞬间绽放出的灿烂笑容,季静觉得自己能得出这样的答案真是太好了!她现在很开心,十分开心,却又感觉好像下一秒就能落泪般。

“姐姐能抱一下你吗?”

不知为何,感觉就像是分离,就像分开的诗行。

于是季光虹走过来轻轻抱住了季静,最后季静微笑着松开了手。

从此就要书写各自的续章。


不舍与祝福,遗憾与希望。

这里的人们都会有各自精彩的未来,相遇着分离,最好的就是交汇的种种感情。缘分与远方。

最后的最后,希望都能获得一个温暖的拥抱。


“致,我远方的恋人——

我在此写下了心意,

不知你是否会回望。

我有很多很多想要说给你听,

不止你。

我害怕时光会模糊你我的距离,

听着钟声敲响,

也许只剩一室无光。

只希望如初,

我会带着我满心的爱恋奔向你,

你会停下梦想拥抱我。

猝不及防,

相依着,告别了彷徨。”       



——————————————————————————

按大纲下一次就是正文的最后一章,作为一个小透明写手,几乎是对尤季投入了全部的热情。然而写到最后还是未能摆脱心境的影响,不由得在结尾代入了季静的伤感,莫名有一种嫁女儿的心情,还是希望,最后大家都幸福下去,这也是之前所有章节故事主角的心愿。

(文中最后的那段,是以言和的《致远方的故娘》为印象,非常好听的一首歌,不过结局并不是he)


《此间少年》『绡铃』

(第七话)

“十轮霜影转庭梧,此夕羁人独向隅。未必素娥无怅恨,玉蟾清冷桂花孤。”
思念如潮水一般溶入这静谧夜色中,星星点点,无处逃避。
又忆起中秋。

冰绡自觉并不怕寂寞。
可此时不同往日,他不由得想起了金铃――“我年少的爱人”,这么想着,有些泄气地伏在石桌上,闭眼假寐。
月夜光华如薄纱一般笼罩了古墓深处,因着这些许光亮,冰绡假寐之中,睫毛如同蝶翼一般轻颤。

金铃一来便看到这副圣洁景象,冰绡伏在桌上似是陷入睡梦之中,冰蓝的发丝顺着月光几乎铺满了半个石桌。却好似睡得极不安稳,睫毛轻颤,唯恐惊扰清梦。
“睡得这么不安稳么?”金铃有些愧疚,指间绕住冰绡脸颊侧的一缕发丝,小心地别到耳后。手指拂过肌肤的触觉还残留着温热,金铃突然有些心动。
随即,俯身轻吻。

“呵~”
此时冰绡却突然清醒,猛地起身,一手抚着金铃的后脑,一手拦腰,加深了这个原本只是一记嘴角的轻吻。金铃无法,随着深吻,跌坐在冰绡怀里。不想挣脱,也无法挣脱。金铃只得抓着冰绡的衣襟,才使得上一点力气。

气息交缠,情愫渐生。
冰绡最后不舍地松开了金铃,结束了这个深吻。金铃有些气息不稳地伏在冰绡胸前,原本攥紧衣襟的手依旧不肯放松。此时冰绡低头,有些坏心眼地开始舔舐起自家恋人耳垂。
“嗯~”金铃偏头躲避起冰绡粘人的攻势,却突然对上了那一双幽蓝的眼眸,柔情似水,似是寒冰幽洞般,夺人心魄。
“真是犯规啊”,金铃觉得自己已经失了心神。任由冰绡舔舐起嘴角,只想就此沉沦。

夜凉如水,月映清影。
冰绡搂着已然沉醉的金铃,安坐在石桌旁,一下一下地抚着金铃的背,像是哄婴孩入睡般,催促着自家恋人入睡。
“如此这般,便是良辰美景,千金不换。”冰绡终喟叹了一句。
年幼相识,相知相伴,情志不渝。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年少的恋人,我愿守护你一世,直至永远。

我的妈呀😂二突子真成秃子了,后脑勺光溜一片,话说原来尾巴是这么露出来的😂
(私心狗崽tag:D)

《此间少年》『绡铃』

(第六话)

并不像大家所想的那样:山上的气温在夏天应该很凉快。

“可能是还不够高吧。”冰绡正用手帕帮金铃拭去后颈的汗,心里也有些苦恼这酷热的天气。
注意到金铃好像异常“苦夏”的样子,冰绡开始担心起他的饮食。“金铃,还是感觉天气很难受吗?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嗯。。。晚间有些厌食”金铃说话的同时,眉头不经意地微皱了一下,似乎不太想提这件事。
“不不不,这已经很不对劲了”冰绡更加担心了。
因为知道金铃隐藏的“挑食”属性,最近的菜色冰绡定的都是鱼类相关。然而,即使是金铃最喜欢的鲜鱼都得到了这样的评价,这实在是太不对劲了。再看金铃逃避的样子,怕是不止是晚饭没吃,中饭能吃几口都很难说。练功消耗大,如果不吃东西,怕是已经对身体造成了亏损。
想到这儿,冰绡抑制不住地有些生气。
似乎是注意到了冰绡情绪的变化,金铃没由来的哆嗦了一下,试探着开口:“我有保证一定的饮食,师兄不必担心。。。”
看着金铃苦兮兮的样子,冰绡觉得自己真是败了。
“先说好,我只能帮你一时之需,长久下来还是要你自己好好调理身体。”冰绡摇了摇头,决定还是先给点甜头安慰一下。
“师兄难道还有别的法子?”金铃有些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等晚上你就知道了,现在着急也没用。”冰绡今天依旧在溺爱和关爱中徘徊。

“这是。。。冰屑?”金铃来回观察着这一碗看上去像是冰屑的吃食。
除了眼前这一碗吃食,冰绡晚间还送来了一碗熬到汁水嫩白的黄骨鱼汤和一个香软的白面馒头。
“这是‘刨冰’,里面除了冰屑,还放了蜂蜜和红豆,这样口感好些。”冰绡有些无奈,“这可是从以往储存的寒冰里弄来的,要多了我可就没了。”
原本以为金铃还会有些抗拒“新事物”,没想到这回儿已经吃得嘴角沾了蜂蜜都不自知了。
“一口一口的,像松鼠一样”冰绡心想。

不过,总算是解决了饮食,肯吃东西了。
―――――――――――――――――――――――――

小剧场~
金铃:。。。师兄~,为什么我最近总觉得喉咙有些痛π_π
冰绡:你是不是只顾着吃刨冰,其他什么也没吃→_→
金铃:。。。(怎么办怎么办,被发现了Q_Q)

关于国庆产粮

有没有一起搞事的小伙伴啊!
接力产粮什么的,联文也可以≧﹏≦
画手太太也可以参加啦(小短漫什么的大欢迎!)
有兴趣的话可以私聊~
这里阿秋静候!

《此间少年》『绡铃』

(第五话)

所谓日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

那还是绡铃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

当初拂尘突然领了个小娃娃回来,说是古墓又多了个小师弟,顺手就丢给了冰绡照看,名曰是对他的锻炼。

那时也还年幼的冰绡,对于师兄随意的安排,也不气恼。笑呵呵的领了任务,开始照看新来的师弟。

“你叫什么名字啊?长得真好看。”冰绡拉着小师弟的手,仔仔细细地周身看了一通。小师弟长得白皙又可爱,小巧的鼻子,大大的眼睛,鎏金般的眸子,身量小小的,跟团子一样。

“我,我叫金铃索。。。”小师弟显得有些怕生,回答的声音有点小,似乎还因为冰绡的称赞有些害羞,不过还是依赖般的软软地抓着冰绡的手。

冰绡:他好可爱啊!

 

有了师弟,平日里的生活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变化。

冰绡已经习惯了,前一天夜里还是分头睡的师弟,第二天早上就像猫一样窝在自己怀里。

“对不起!”金铃涨红了脸,挣扎着准备起身。

“不碍事的,你如今刚来,还不适应‘冰床’,不必如此自责。”冰绡宽慰的同时,说着便抱着金铃起身下了床。

金铃:起个身还需要人抱,我不要面子的啊?!

 

练功的时候,冰绡不得不感叹,金铃虽然年纪还小,一招一式却有模有样的。他在一旁照看着,也被其认真的态度所感染,更加用心地教导,力求精益求精。

“金铃,腿再抬高一点!”

“是!师兄!”

“照我刚才的招式,再练一遍。”

“好!”

旁边路过的冰魄:。。。哈哈哈哈,这两个短胳膊短腿的,诶呦,你们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毒功心法吗?

 

平日里修行结束了之后冰绡就领着金铃跑到后山去。

“带你来认识我的朋友。”冰绡开心地向金铃介绍他不久之前,刚刚栽下去的一株兰花。

不远处,和不知何处跑来的野猫玩的正欢的金铃,呆萌地抬起头:“什么?师兄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不,没什么。。。”冰绡看着金铃捏着小猫的爪子,逗猫逗得不亦乐乎。心里有些后怕地想:猫。。。应该不吃花的吧?


十分纠结的一件事

我的尤季文。。。。貌似。。。阅读量都很低Q_Q
一开始觉得是因为自己写的太烂了。。。(加上关注人数不多)
突然发现也许,可能,是因为没有打上“冰上的尤里”的tag??????
但是😭我怂得不敢加tag